当前位置: 主页 > 学科论文 >

在冬日里只不过是换了一种生命的形式

时间:2017-05-21 23:34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金川峡的金秋 (2010年11月2日 于河西堡) 金秋的河西堡小镇是艳阳高照。前几天的那一场大雪带来的那股寒冷,也在这几天的阳光照耀下,变得暖和一些了。能沐 浴在那温暖的阳光下,是一种金秋的享受。 下午没有多少事,小王说,到金川峡去转转吧。去就去吧。
金川峡的金秋
(2010年11月2日 于河西堡)
金秋的河西堡小镇是艳阳高照。前几天的那一场大雪带来的那股寒冷,也在这几天的阳光照耀下,变得暖和一些了。能沐
 
浴在那温暖的阳光下,是一种金秋的享受。
下午没有多少事,小王说,到金川峡去转转吧。去就去吧。
金川峡位于小镇的西面,出了小镇,穿越那片已经翻耕过了的农田。农田里已经没有庄稼了,一片黑土地也在呼吸着秋日
 
的阳光,一些已经翻晒过的土地正在浇水。我没有搞明白,地里没有庄稼还要浇水,这是什么种田法呀。几位浇水的老乡
 
告诉我,那是准备给明年种春小麦的土地,今年要浇足水,明年来春后再播种春小麦。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种植方式呀
 
其实山很近,所以峡谷也很近。过了那片没有庄稼的农田,过了兰新铁路,过了铁厂,就进入峡谷了。
这是龙首山脉中的峡谷,峡谷很长很长。
峡谷口有一些采矿的企业,工厂里冒着黄色的烟雾。烟雾随风飘扬,给这个神秘的峡谷又增添了几分神秘感。
图片
    (柳树技头上还试图保持着那一抹绿)
峡谷两侧是高耸怪异的由花岗岩组成的山岩,绝壁陡立,乱石磊磊,寸草不生。谷中却是溪水长流,树木环绕,可惜冬日
 
的来临,已是一片枯技残叶。河边小草也是一片青黄色,杨树叶子已经枯黄,枯叶在随风飘荡着。只有那些柳树,尽管也
 
到了枯黄的边缘,但技头上还试图保持着那一抹绿。
图片
     (野草、灌木在诉说着秋的到来)
峡谷就是峡谷,九曲十八弯。光秃秃的山岭,峰回路转的小道,流水潺潺的溪流,溪流岸侧长满了各种各样的灌木,在那
 
灰白的岩石叠聚而成的峰顶上,抹着一缕淡淡的白雾。
金秋的峡谷里面,到处都流溢着清新的阳光。山风徐徐,丝丝凉意。如果是盛夏季节,一定是个避暑的好去处。
在一个弯道处,小车停了下来。
图片
    (秋色也从容)
树上偶尔飘落的枯叶,带着深秋的气息,峡谷已经挂上了深秋的眉梢。
听着那溪水发出的吼声,看着那清亮的波涛,凝视着溪水冲击在嶙峋的岩石上溅起的万朵粲然的银花,宛若溪水在秋日中
 
微笑一般。
看着那青黄的树叶,凝视着那在山风中摇曳的已经枯黄了的野草,仰望着那陡峭的山岩,仿佛大自然的美也是一首永恒的
 
歌。
轻拂着的山风,潺潺的溪流,似乎正在叙述着一个悱恻缠绵的故事,凄婉动人。
摇曳着的枯黄的草说,我也曾有过辉煌,我也曾经是一片绿色,在平静而温煦的深情里,也有过绚丽多彩的日子。现在时
 
机不合适,我是以暂时的枯萎来换取盛夏的辉煌。
人生不也是如此吗,该进则进,该退则退,没有那么多的时机、好运来保持一生的辉煌。只有永保着积极的进取,才能弥
 
漫出一生的激情。
满是枯叶的灌木林说,我和小草是一个心思,要把最美好的一面在盛夏季节显现出来,绽放在岁月的枝头。我不怕人们说
 
我喜夏厌冬,我在冬日里只不过是换了一种生命的形式。
树梢上还挂着绿的柳树说,我将尽最大努力来保持这一抹绿,趁着冬日的寒风没有来临前,为自然界尽显这最后的一片绿
 
色。
图片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