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报告论文 >

其实大自然赐予给我们的美景都是锁定在一定的时空里

时间:2017-06-10 14:5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我们小城周围都是山。坐落在城南的那座像长龙一样卧着的山大家都称之为南山。南山海拔不过七八百米,但山势很陡,看上去很巍峨。南山下是蜿蜒西去的浑江。这条江保护着南山的植被免遭破坏,使得南山树木葱郁,四季变换着景致,尤属春天的映山红和秋天的枫叶最
我们小城周围都是山。坐落在城南的那座像长龙一样卧着的山大家都称之为南山。南山海拔不过七八百米,但山势很陡,看上去很巍峨。南山下是蜿蜒西去的浑江。这条江保护着南山的植被免遭破坏,使得南山树木葱郁,四季变换着景致,尤属春天的映山红和秋天的枫叶最为壮观。每年的国庆节前后,是观赏枫叶的最佳时期。每到这个时节,我总是按捺不住心情,想方设法登趟南山,感受枫叶的魅力。 年年岁岁枫叶相似,岁岁年年情况不同。今年这个时节,我身体有恙卧在家中。眼看南山的颜色一天天地变化着,但心有余而体不支。过了国庆节,身体好转,我赶忙拿起相机走出家门向南山奔去,到了南山脚下,抬头望着那陡峭的山峰,还是没有往上爬的勇气,只能在山南的沟谷里寻觅了几处红叶照了些相,回到家里在电脑中存放起来,并挑选了数张比较好的发在了博客上。自己觉得不如意,连远方的朋友都说不如去年的好,于是有了必登南山顶的欲望。 调养了两天后,我终于又鼓起勇气来到了南山脚下,稍做休息,就顺着登山的羊肠小路向上攀爬。沿途那被秋霜打蔫的枯枝衰叶让我有点担心,山上的枫林是否也遭到了同样的厄运?但不管会怎样,我都要爬到山顶,看个究竟。老百姓常说:“雪下高山霜打洼。”这经验告诉我,在初霜到来的日子里,低洼处遭了霜,但高高的峰顶,会是另一番景色。 登山的路很陡很滑,脚下必须十分小心。身上虽然出了汗,但信心十足,因为越到山顶,霜打的痕迹就越小。大约一个小时,我终于爬到了山巅。那山巅上的树林,果然没有遭霜,五颜六色的叶子非常耀眼。但这不是我此行的目的,枫林还在更高处。山巅的脊背上,有一条蜿蜒的小路,沿着小路向前再走一里许,就到枫林了。这一里许的山脊路,我几乎是跑过去的。让我惊喜的是,那大片的枫林,还是像往年一样地灿烂着。 这里的枫叶,可用五彩缤纷来形容,绝不是红的一种颜色。正可谓红如火,粉如霞,紫如丹唇黄如花。这多种颜色交织在一起,真是璀璨夺目了。我曾经写过《南山枫叶正浓时》一文,当时有的朋友看了说应当把“浓”字改为“红”。我说:“差矣,如果你到了山上,你就会同意我的看法,因为实际的枫叶,绝不是一种颜色,应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俱全,而尤以红黄为佳。”我想当年的杜牧也是没有亲自到枫林走走,或者只是远眺罢了,否则也会写成“霜叶浓于二月花”的。 我在山上拍了很多照片,因为也许明天这里就面目全非了。其实大自然赐予给我们的美景都是锁定在一定的时空里的,只有抓住时机的人,才能尽赏美景。我庆幸自己还是赶上了正浓的枫叶。当然我不会独自占有,我会把拍下的照片发到博客上,让大家都来欣赏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