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报告论文 >

梦中的你很清晰让我不知措施

时间:2017-01-25 19:4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黄昏勇敢的退潮了,冬天姗姗来迟。我又看见那个会看手相的女人,拿着我的钱满脸堆笑地说你的生辰吉利,大富大贵,长命百岁!。雨下着,夹着零星的小雪片。村庄扯着笔直的炊烟,招唤归来的游子。我死了,但不知怎么死的。神道士手中拿着驱妖棒,掌着招魂牌,
 
 
 黄昏勇敢的退潮了,冬天姗姗来迟。我又看见那个会看手相的女人,拿着我的钱满脸堆笑地说“你的生辰吉利,大富大贵,长命百岁!”。雨下着,夹着零星的小雪片。村庄扯着笔直的炊烟,招唤归来的游子。我死了,但不知怎么死的。神道士手中拿着驱妖棒,掌着招魂牌,嘴里念念有词,手舞足蹈。那些活着的人站在一边,死去的人站在另一边,活人全都穿着白色,死人全都穿着黑色,活人凄楚悲哀、表情凝重,垂头含泪,死人呲嘴獠牙、面目狰狞,虎视眈眈,但都是浩浩荡荡,整整齐齐。我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死了。一口灵柩缓缓地被很多人默默地抬着走向那个属于死人的归属地,到处是裸露的苍凉和苍凉的裸露。山野被风雨分化了的眼睛黑洞洞,死寂寂的盯着我,头顶的老鹰不时地俯冲而下又盘旋而上,狼依然是褐色的尾巴,猫头鹰蓝幽幽的眼瞳,夜莺咕咪咪的传情声,溪流时缓时急的叮咚唰唰声,树林一阵风过招来沙沙作响。我静静地慢慢地跟在人群的后边,一步一步走向张着血盆大口的墓地。急急忙忙梳理着儿时的伙伴们名字,邻家小姑娘出嫁时的哭泣,社火走村串户的热闹,小学院子里的大杏树吐花骨朵时的招馋,门前大榆树上的喜鹊喳喳叫喜,为了毛毛压岁钱把头磕得咚咚响……我不愿相信自己死了,但我真的死了,好多次死人的场面都是这样,我见过看过也参加过。我来不及整理自己的遗物,来不及打上领带,光着脚跑着追自己的灵柩。人们手里拿着的缠卷着白色小花的丧棍,大把大把的向空中抛撒圆形菱孔的纸钱。丧棍和积雪的树枝一起摇晃,纸钱和雪花纷纷飘落,大地苍茫一片。我不想死,但我还是得死。快到那片墓地了,我突然记得我出门时忘记锁防盗门了,书房的电脑还没有关机,煤气还没来得及换,那几盆饥渴的花还等着我去浇水呢,答应三楼小女孩儿教她学画画的事也不能言而无信,今天是交水电费的日子……刹那间,乌云压顶,大雪曼舞,我无望地看着我被越来越快的脚步裹着走向自己的墓地。突然,那个小平头的大男孩儿和大眼睛的小姑娘冲出人群一声撕心裂肺、惊天动地的哭声震得地动山摇、荡得峰巅将倾,打破了此刻的寂静,打破了凝重的沉寂。我看到他们哭的泪如泉涌,泣不成声,我也哭了。
 大汗淋漓一场,我从梦中惊醒,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此刻三更也!
 
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: ajaxfeedback.htm